被黑心包工頭虐待毆打的聾啞工人。
被救出聾啞人。
  半個多月前,宜賓籍包工頭何升平和工人們從湖南懷化辰溪縣一磚廠撤走時,一名在磚廠幹活的聾啞人突然向他們求助,央求何升平將他帶離磚廠。昨日,這名聾啞人告訴手語老師:他是貴州人,跟著包工頭出來四處打工,做工得不到工錢,還要經常挨打。現在中秋快到了,他想回家。
  從成都商報記者處得知此事後,公安部打拐辦主任陳士渠呼籲幫聾啞人找到家,警方對涉事的湖南磚廠展開調查。
  打工帶回一名聾啞人,取名“吳名”
  8月15日,在湖南承包磚廠的何升平帶回一名聾啞人,由於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,何升平給他取名“吳名”。
  昨日,已是何升平收留吳名的第22天。在何升平家裡,吳名正在幫忙挖花生。吳名40多歲,清瘦但很精神,頭髮有點花白,上身穿著白色的T恤衫,穿的褲子和涼鞋都是何升平給他的。“他身上有傷,我們都不讓他幹活,但他勤快,總要幫著家裡人乾點農活。”
  看到有相機對準自己,吳名似乎意識到是記者來採訪,馬上輓起右褲腿,指著浮腫發黑的腳背,然後拉開上衣指著左胸,又拍著自己的後背,握緊拳頭做出痛苦的表情。
  跟隨記者前來的宜賓市特殊教育學校語文老師王移蓉說,吳名的一系列手語是說:他此前遭受別人虐待,是何升平解救了他。何升平父親何雲沖告訴記者,家裡專門為吳名收拾了一間屋子,吳名和何家人同吃同住,每天何升平還給吳名買一包煙。
  聾啞工人突然求助:帶我走
  據何升平介紹,今年6月20日,他帶領十多名川籍農民工,和湖南省懷化市辰溪縣唐家仁頁岩機制磚廠簽訂合同,承包磚廠的生產班組。在他的班組進場前,貴州遵義人小楊帶領的工人在磚廠做裝車工。“這些工人年齡在30-50歲之間,個個幹活都很老實。”何升平的妻子黃丹稱,他們發現這些工人不大正常,有的人目光獃滯像智障人士。
  “出門在外,我們都各人管各人的班組,沒有太多來往。”何升平說,“真正讓我留意這些工人的,是每晚吃過飯後,小楊只讓工人休息10來分鐘,就把所有人趕進一間黑屋子,並把門鎖死。”何升平說,工人們睡覺、解手都在屋子裡。
  “這些工人不聽話或做活稍有懈怠,小楊就大聲威脅他們,或做出很凶狠的表情。”四川籍農民工宋江告訴記者,小楊晚上進入小黑屋後,裡面時常傳來慘叫聲。
  8月10日,何升平因勞資問題和磚廠法人唐佳剛發生糾紛。14日晚,何升平準備帶著工人們離開磚廠另謀出路時,小楊的一名工人悄悄找到黃丹,一邊嗷嗷亂叫,一邊焦急地比划著。
  藏在後備廂,連夜救走聾啞人
  “這時我才知道他是聾啞人,我分析他是想告訴我他被打了,讓我帶他離開。”何升平說,他發現這名聾啞人腳背腫得很大、發黑髮青,馬上讓人把他藏在越野車後面,上面用行李緊緊蓋住。
  “本來我們已經租了旅店,計劃第二天回四川。”宋江告訴記者,工人們還沒來得及離開磚廠,小楊就帶著幾個人四處尋找,“他們說有個工人不見了,問我們看到沒有。”宋江說。
  “當時吳名藏身的越野車就在我和小楊眼前,小楊要求我打開車門檢查。”何升平說,小楊上車查看了一番,還專門翻了翻最後面的行李箱,好在他並沒有往下翻,而是下車帶著人去磚廠其他地方尋找。
  “我覺得這是個危險的信號,必須連夜走。”何升平說,他原本想把人交給派出所,但怕在警方趕來前節外生枝。“我馬上讓我妹夫帶著其他工人坐大客車走,我帶著老婆和兩個身強體壯的年輕工人,連夜出城。”何升平說,部隊的歷練讓他練就了反偵察能力,他一邊出城,一邊註意身後的車輛。
  “上了高速公路我還是不放心,一路狂奔近1000公里,差不多10個小時就從湖南懷化趕回了宜賓。”何升平說,回家後,他給吳名買了藥塗抹傷口,他腳上的傷、左胸和後背上的青瘀已經好轉。但其左胸骨處鼓出一塊,只要輕輕一碰,吳名就會痛得哇哇怪叫。“估計是骨頭斷了。”何升平說。
  家在貴州,45歲

  有老婆和孩子

  中秋想回家

  快來幫幫他
  通過連續幾天的“手語”溝通,何升平發現他根本無法和吳名對話,也無從知道他的家在哪裡,無奈之下只好向成都商報求助。
  昨日,來自宜賓市特殊教育學校的王移蓉、葉芹和吳名進行手語溝通。吳名通過一連串複雜的手語告訴王移蓉和葉芹:他來自貴州山區,今年45歲,家裡有老婆,有兩個女兒,一個六七歲,一個十來歲。他已經不記得自己離家多久,只知道老闆帶著他們幾個聾啞人或智障人四處流浪。“他告訴我,他做活得不到工錢。”王移蓉說,吳名說他不識字,而且眼睛不好,他想家裡的老婆孩子,想在中秋節回家。
  最新進展

  公安部部署湖南警方行動
  昨晚,根據何升平提供的磚廠法人唐佳剛和小楊的電話,成都商報記者多次試圖與對方聯繫。但是唐佳剛的電話始終無人接聽,小楊的電話顯示註冊地為貴州遵義,電話已關機。
  何升平說,返回四川十多天后,他曾給唐佳剛打電話。唐佳剛說他從不過問工人的事情,他也沒有吳名的身份證。“他稱吳名失蹤後,小楊和他帶的工人也已經離開磚廠,不知所蹤。”
  吳名的不幸遭遇引起了公安部打拐辦主任陳士渠的重視,陳士渠呼籲成都商報通過官方微博、微信等幫助聾啞工人尋找家人。陳士渠表示,已於昨晚將吳名的相關信息通報到貴州警方,要求貴州警方查詢符合特征的失蹤聾啞人員信息;同時,公安部已安排部署湖南警方,對涉事的磚廠及相關人員展開調查。陳士渠稱,“如果涉嫌強迫勞動,或者‘黑磚窯’,公安機關肯定要把它打掉。”
 
 
創作者介紹

JACK

lj43ljjr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