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沒寫閱讀心得了~我必須坦承,這本書的食物封面吸引了我,紛飛書頁上的馬鈴薯,相當可口誘人!閱讀,不也是一場場美食的饗宴,色(封面)香(導讀)味(內容)招數盡出,只為了吸引讀者的青睞。可惜,這樣的美食饗宴,並非人人都愛,電視與電腦媒體的聲色光影佔據了現代人的生活,愈來愈少人懂得這樣的美食,享受優美文學帶給人的愉悅,科幻小說裡的天馬行空。正當所有人處心積慮,或說是全球忙於提振閱讀的同時,這本小說提供了最好的借鏡,成立讀書會,即便是在戰亂時代,〝閱讀〞給了根西島島民最安全的遮蔽,最撫慰人心的精神靠岸。 酒店兼職雖說是因緣際會下突然成立的讀書會,但發起人與成員們透過一次次的聆聽或分享,漸漸地在讀書這件事上,食髓知味,是農夫、漁夫也好,是賣膏藥的巫師也好,愈來愈多島民因為這樣的閱讀,引發了更多生活上的自省,增廣見聞,領略了閱讀的美好。 閱讀,本該是一件簡單的事,是最愉悅不過的享受。根西島的居民,無論職業,無論身分地位,總能在讀書會上侃侃而談,令人相當感動,有時島民為了捍衛自己的對於文學的看法,真情至性地對話也總是令人啼笑皆非。小說內容雖然是憑空杜撰,但曾任職於書店與圖書館的作者,對於閱讀的認知極具水準,澎湖民宿為小島的居民們各各量身打造了閱讀的喜好,藉著每個人對於喜好的分享,表達了閱讀應該有的初衷,簡單和愉悅。 令人感動的還有作家茱麗葉的登陸探訪,其詼諧有趣的書寫格式,為這島民帶來了許多閱讀的樂趣,與島民的互動,更為其書寫注入滾滾活力。其實這部份的刻意營造,多少透露出作者本身對於寫作懷抱的夢想,也許作者以為逗趣的筆觸、喜愛接觸人群、擅長表達、深入撰寫的主題、田野式的調查…等,集合以上各種條件下才有可能寫出膾炙人口的好作品,這樣的熱情於書寫,這樣的堅持,帶了那麼點執意,但卻也打動了讀者如我。 故事由在室內設計二手書店買下《伊利亞散文選》轉而找尋書的主人開始,藉著閱讀同好的交流,牽引出一段美麗的愛情,也激盪出孤島島民與現代文明之間對於閱讀這等事的火花。特別是作者刻意夾雜經典名著在每位島民寫給茱麗葉的書信中,閱讀起來相當豐富,且由於島民獨特的觀點,賦予了這些著作不一樣的生命,閱讀起來也相當另類多元。 首先,正如作家袁瓊瓊在此書的導讀序言中所述:「喜歡查爾斯.蘭姆絕對是一各明確的標籤,他代表了一種非學術性的趣味。代表一種踏實生活,並且喜愛生活的樸質的性情」。《伊利亞散文選》的作者查爾斯.蘭姆為小說拉開序膠原蛋白幕,更為小說的書寫筆法定了調,讓我們在所有往來的書信中,可以閱讀文學但卻嗅不到一絲嚴謹,時而參雜垂涎食物的俏皮,時而帶進對於街坊鄰居的耳語,是很接近我們生活上的對話,完全展現了樸實的基調。 其它如和茱麗葉一樣鍾愛《咆哮山莊》的伊蘇拉,對於此書竟是又愛又害怕的心情,令人莞爾;另外倘若此書少了對《莎士比亞》的關注,實在有違社會現象,於是內容安排了因《莎士比亞》找到生命的真諦的艾班.蘭姆西,就不足為奇了;但其實最可愛的還是求愛讀詩的農夫,充分展現了許多人閱讀的初衷,頗貼近現實;最後醉心羅馬哲學家塞內酒店工作卡的約翰.布克,或是花很多時間研究食譜,卻是一手爛廚藝的克萊拉.蘇西,其各自的閱讀偏好都令人大開眼界,沒有所謂高級的知識份子,在這島上讀書嚴然就只是生活上的調劑,問題的解答,或是眼界的開拓等等,如此而已。這其中包含了經典名著,也包含了許多不知名的書籍或小品,甚至最後作者刻意引介的偉大作家王爾德,透過書信為奶奶所營造的一則有關貓咪的兒童故事,無論題材無論作者知名度的高低,只要閱讀起來能與讀者產生共鳴,就是一部好的作品,撼動人心的好作品。 貫穿小說的主流除了閱讀,還有面對困難的真情至性。戰亂時代的買屋孤島,以及納粹集中營下的生命,紛亂的歷史事件反而激盪出更多勇氣與希望,在悲情的環境中,也可以有樂觀向上的一股力量,透過閱讀的激勵,也透過人與人之間的互助。作者將時間遠遠拉到了二次世界大戰,又將小說中的主角分配在大英帝國和與世隔絕的根西島兩者之中,營造了極大的反差,也試圖讓閱讀的時空氛圍回歸到於純粹,我想這是鍾情於書籍工作者難以擺脫的原罪,對於閱讀永保至高熱誠。摘要名言:(P.26)我就是為此而熱愛閱讀:一件小事使你對一本書感興趣,接著那件小事將你帶往另一本書,然後書裡頭又一件小事將你帶往第三本書,酒店打工就這樣曲折前進…沒有止境,除了純粹的樂趣以外,完全沒有其他理由。(茱麗葉)(P.85)那本書叫《莎士比亞選集》…狄更斯先生與華茲渥斯先生寫作的時候想著我這樣的人,不過最重要的是,我相信莎士比亞也是。…多麼希望那天看著滿載的軍的飛機接連落地、港口一艘艘的國軍艦上岸時,我已讀過這些字句!結果我想到的只是「去他們的!去他們的」一遍又一遍。要是想得出「光明的日子已逝,我們將迎向黑暗」的字句,我多少能夠得到一些安慰,也能準備好出門對付眼前的狀況,而不是一顆心沉到了谷底。(艾班.蘭姆西)(P.97)毛格莉太太上星期借我花蓮民宿一本書,書名叫《牛津現代詩選,一八九二至一九三五》。她們讓伊個名叫葉慈的人挑選作品,他們不該這麼選他的。…葉慈先生說:「我故意不選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作品。我討厭那些詩。消極的苦難並非詩的主題。」消極的苦難?消極的苦難?…我想知道這話哪裡消極啦?他們就是這麼死的,我親眼瞧見的,我說葉慈先生去你的吧。(柯洛維斯.佛西)(P.167~168)我想知道當時離島居民的故事,那些是坐在倫敦的圖書館裡永遠無法得知的。…我想跟他那樣的人談談,聽聽他們的戰時生活,因為那才是我想讀的內容,而不是穀物的統計數字。(茱麗葉買屋)(P.206~207)「『喬納,』他說,『奧勒利烏斯是羅馬皇帝,也是偉大的戰士。這本書《沉思錄》。卡地人是一群躲在樹林裡伺機而動、想要殺光羅馬人的野蠻人,奧勒利烏斯雖然飽受卡地人威脅,仍然擠出時間寫下自己的想法。他想得好深好遠,喬納,我們也可以從裡面學點東西』」…(以下喬納回應)「奧勒利烏斯真是婆婆媽媽又膽小,永遠都在為他的理智量溫度,永遠都在懷疑自己做了什麼或是沒做什麼。他做對了…還是做錯了?或者錯的是他?不,錯的是世人,他已經為世人撥亂反正。好個想不開的老母雞啊,每個微不足道的念頭都給他變成又臭又酒店兼職長的訓話…」。(茱麗葉)
創作者介紹

JACK

lj43ljjr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